联系站长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繁體中文 RSS
  首页 | 生活百科 | 电脑网络 | 高手学堂 | 语录名言 | 读书文学 | 极品软件 | 奇趣图片 | 站长微博  
 您的位置: 精品百字节网 >> 读书文学 >> 博客文摘 >> 正文 当前没有通告!
   □  转仿水浒座次中国当代作家排行榜    3星级
转仿水浒座次中国当代作家排行榜
[ 作者:正宗鬼谷子     来源:盛大文化     点击数:     更新时间:2009-06-07     文章录入:Admin
【字体:
[内容提要]
盛大起点中文文化沙龙论坛模仿水浒36星宿排座次列出的中国当代作家榜,正如作者正宗鬼谷子所述本榜之作家取舍、排行次序,运乎一心,纯属偏见,不足为外人道也,游戏也。

缘起

古训曰: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。
古训又曰:文人好权柄,武人好名声。
故隋唐三十六条好汉,皆死于虚名之惑累;唐宋八大家之文宗,无不为朝廷之重臣。刀枪剑戟可以杀人,血溅五步,匹夫之怒;文章翰墨可以杀人,流血千里,祸害万年。文章千古事,能不谨严乎?
或曰:今之世,乃商品经济之世,点击率之世,版税为王之世。作家文人,屠狗卖肉之徒尔。古之文人,货卖帝王家,今之作家,货卖消费者。卖于帝王,讲究身段,一嗔二笑三挑逗,欲迎还拒,乃曰范儿。卖于消费者,讲究嗓门,一喊二吼三吆喝,强拉硬拽,其名传销。古今皆一,无有贵*,卖文收钱,方是正宗。
余叹曰:文章沦丧,始于此也。古之文人,乃零售经济,一手交钱一手交货,货钱两清,童叟无欺。今之文人,乃批发经济,堆物如山,论斤买卖,腐肉滥鱼,夹塞而出,流行于市场,蛊惑于人心,较之古人,不堪其甚也乎。
既叹而矣,乃做《中国当代作家排行榜》,择市场中高标大名者,点评其得失,序列其排行,发布于网络,虽不为惩善罚恶之标准,聊以为顾客买卖之参考。个人之好恶,游戏之言语,知我者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多事。知我罪我,我已高卧,白云松冈,物我两忘。
略序体例如下:
一、中国者,汉语世界也。非唯大陆,亦于海外略择一二。
二、作家者,以小说为端也,诗人散文家,概不入榜。
三、排行榜者,仿水浒天罡星之例也。辑作家之类别,略列次序,以为整饬,得副榜五人,正榜三十六人。古有汪辟疆之《光宣诗坛点将录》,今有百晓生之《诗坛英雄座次排行榜》,前贤大作,非敢逾越,仿其大端,游戏笔墨而矣。
四、既为游戏,需有界限。死者为大,故正榜以生者为限。
五、副榜者,槛外高人也,无挂无碍,无边无限。
六、既曰排行,必分高下,文学之道,变幻万千。本榜之作家取舍、排行次序,运乎一心,纯属偏见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七、游戏者,游戏也。唯望入榜者勿喜勿恼,旁观者不要起哄架秧子,斯心慰也。
 
副榜:世外高人五员
 
副榜第一名:龙虎山天师张真人 张爱玲
 
    中国当代文学,实乃十三不靠之文学。所谓十三不靠者,上不接天下不接地。天也者,李杜之诗歌、罗曹之小说,中国文学之传统也。地也者,鲁迅周作人之实践、胡适陈独秀之精神,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之肇源也。中国当代文学,石头缝里蹦出大马猴,没爹没娘,人模人样,虽有三分清明,却无一线灵光,苟活于世,招摇过街。明白者,一把鼻涕一把泪,哭爹喊娘,硬把自己往五四一代靠(一靠就靠到巴金的庸俗无政府主义去了),往卡夫卡福克纳靠(再靠就靠到虚构农村虚构底层虚构历史的现实虚无主义)。胡涂者,指天骂地,杀佛灭祖,非说文学大国正在崛起,当世豪杰舍我其谁。
    为中国文学保持一线血脉者,唯张爱玲是也。张爱玲私淑胡适、张恨水,乃五四人文精神之真传,中国传统文学之血脉。其小说形式,固然家长里短,小说主题,则有家国之忧,以小为大,绣花做旗。可惜的是,伟大作家如被广大读者阅读谈论,必然被广大读者庸俗化。今世张迷之谓也。
    今年乃五四运动九十周年,张爱玲遗著《小团圆》出版,张迷嚣嚣乎八卦私隐,无一人及于张爱玲“收官”之意图,甚可哀也。一言以敝之,萦绕张爱玲心中之问题,实乃五四之命题:“娜拉出走之后,怎么样了?”《小团圆》之中心人物,并非张胡恋,而是张爱玲之父辈——五四之子们,如何走不出盘旋回绕的生命怪圈。
    龙虎山天师道,孤悬一线,自汉迄今,不绝如缕。张爱玲之于中国文学,亦具如此之意义。故拟之为《水浒传》第一回“张天师祈禳瘟疫,洪太尉误走妖魔”之张天师。
 
副榜第二名:白衣秀士王伦 ×××
 
    存目。
 
副榜第三名:托塔天王晁盖 哈金
   
本榜体例,概以汉语文学为准的。然而方今之世,乃全球化之世代,世界是平的,网络无国界,文化语言之界别,也在模糊之中。当世西方文学,盛行杂拌儿,其名昭彰者,如“大英文学三杰”——印度裔奈保尔、巴基斯坦裔拉什迪、日本裔石黑一雄,皆是移民作家而采所居国语言写作者,可谓移民文学之三个代表。
    华裔作家而采其所居国语写作颇富盛名者,其唯哈金,居美国近三十年,用英语写作小说多部,代表者有《等待》、《战争垃圾》。哈金之作品,放在中国当代文学论者眼中,可谓老套,一则乃中国当代主题,二则乃现实主义笔法。然而,主题无高下,文学到穷处,皆可曰现实主义。中国当代文学过往之现实主义,所谓“三突出”者,实庸俗机械之现实主义,和文学无关,只和政治有关。哈金之现实主义,直承俄国契柯夫、果戈里。其所描摹,卑微小人物置于荒诞大时代,腾挪跌打,辛酸苦辣,同一运命而不同面目。用词料峭如孤绝之独山峰,钢针处于囊中,乍现还隐;用情俭省若吝啬老财主,芥子化为须弥,欲寻无踪。
哈金在欧美文学界,已入顶尖作家之行列,而和中国当代文学,实则毫无关系之人物,譬如佛教故事之托塔李天王者,中国人物而转为西域神话,此文化交融之代表也。故拟哈金为托塔天王晁盖。
 
 
副榜第四名:太尉洪信 唐德刚
   
    中国当代文学圈,向来形成一个江湖,三姑六姨,七舅八叔,表哥爱表妹,囫囵做一家亲,肥水不流外人田,自我循环,自我表彰,江山铁桶,外人莫入。然有江湖,便有江湖外之高手,有圈子,便有圈外之玩票。副榜二三名之高行健、哈金,乃中国江湖之世外高手,不在中国当代文学的三碗六碟里兴风作浪,抢食争宠,而在国界之外的广阔天地,自在游乐,乐而忘返。
还有一种高手,不能名之为文学家,因其自有声名于本行,偶一游戏笔墨,非有文学之念想,惊艳一枪,全身而退,可谓中国当代文学之圈外名票。文学界中,不知其名,不睹其作。本榜搜罗而得,暂列于副榜,不为彰其名,仅希存其作。如有读者依榜单得其书而读之,幸甚也夫。
    方今之世,中国文史界龙头老大,非居于美国之安徽籍余英时氏莫属,钱钟书誉之无有其匹也。七十年代末期,余英时返国仅一次,自此不再入国一步,化黍离之悲为经史之学。当时返国者,尚有另一安徽人唐德刚,也是居美学人、文史大家,以《晚清七十年》等书名标于世。唐氏返国,睹家国寥落,拾掇耳闻目睹之故事,著成长篇小说《战争与爱情》,以舒其悲怆,以志中国百年之动荡。
    陈寅恪挽王国维,有句曰“今日之赤县神州值数千年未有之巨劫奇变”。中国当代文学,描摹这一巨劫奇变者,细微潜隐,首尊张爱玲,大气磅礴,则唯唐德刚。《战争与爱情》,以中国近代以来之百年社会生态为对象,以一对天真浪漫小儿女之悲欢离合为线索,自太平天国之乱始,以迄文革结束,运笔如使巨椽,落墨如推泰山,酣畅淋漓。尤可著者,唐德刚的小说文字虽属游戏型,却御之以史家之法度,巨处有解析世变之大历史观,小处有考订史实之扎实功夫,其对民间底层文化生态之描摹,细致入微,纤毫必现,可谓当世作家之魁首。更可彰者,小说对于战争之描述,大段落墨于安徽之敌后游击队和滇缅之中国远征军,或戏谑或真挚,迥异于中国作家书写战争之想象和意淫。仅就中国当代文学中的时代变迁主题而言,唐德刚可谓以一人敌一国。
   
副榜第五名:九宫山罗真人 吴山专
 
唐德刚乃居于美国之史家,偶用中文写小说,惊鸿乍现于三十年前,已成绝响。2008年,旅居冰岛的艺术家吴山专于广东美术馆有《国际红色幽默》之艺术展,作为艺术展览的副产品,印有一部《今天下午停水》的红色册子,厚达800页。吴山专之艺术价值究竟如何,自有艺术界评说;而这部《今天下午停水》,可谓中国当代文学近十年的最大收获,尽管它不冠以文学之名,也没有被文学界人士阅读过。
仅以此书观之,现代汉语之语言实验,在中国当代文学来说,以高行健为用力最深,而以吴山专为集大成者。吴氏此书,可谓“记忆”之拼图游戏,举凡近五十年之中国当代现象图景,大事件与小鸡毛,皆为记忆之碎片,之网络,之构件,之海洋,吴氏遨游其间,采择排比,或以汉字之形声意,或以事件之有机无机联系,或以个人思维之放达跳跃,或者无有法度,运乎一心,其宏阔之野心,其琐屑之材料,借语言实验而得脱胎换骨,证成大道。
中国当代文学之实验性作品,当年格非、苏童、余华之所谓先锋派,非语言实验也,乃章法与逻辑之模拟也,模拟欧西之现代主义文本实验,故作高深繁琐,云山雾罩,实乃汉语文学之一段弯路。中国文学之材料,乃是中国汉字和汉语句法,自有中国之规范和标准。语言之实验,非于空中建楼阁,而虚扎实于汉语之特质,运转汉语之变化,腾挪跌宕,化身亿万,其肌理、血脉、一骨一肉,仍需为汉语。吴山专《今天下午停水》之材质,乃土得掉渣之汉语,仿若二人转,而在问答之对峙、流转、变化中,得见汉语运用之微妙和当代中国世相之丰富。
吴氏不以文学建声名于世,此作亦非抱有文学之目的,仅为其艺术作品之构件而已,惊艳若厮,可叹可惋,甚且可为文学一哭矣。中国当代作家排行榜之副榜至此终了,云烟满纸,话语罗嗦,以笔者胸中块垒故也。以下正榜诸人皆为中国文学圈中人,排列名次,略加点评,务求精简,不复做王婆裹脚也。
 
正榜:天罡星三十六员
文坛大头领两名
正榜第一名:天魁星呼保义宋江 贾平凹
 
    中国当代小说中,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之作品甚少,花开三五日,便成明日黄花,刚出版时论者如云,过不两年无人问津。时间愈久,价值愈显者,贾平凹之《废都》也。
    《废都》出版之日,洛阳纸贵,骂者如云,甚至有人著书批判,其书也畅销。批判《废都》,一则因为其性,二则因为其颓废。性之书,人人爱读,藏之枕边,秘不示人,其好与不好,各有体会,不足为外人道;颓废之作,却非人人皆喜。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国之文学,仍旧没有脱离“高大全”、“三突出”之窠臼,假文学为宣道术,故小说主角必为好人,稍有高明者,顶多把“好人”的范畴放大了些,以便容纳三五社会畸零人,以供读者哀其不兴怒其不争,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怜之处。此种写法,类似裹脚后之放脚,虽能迈步,愈显畸形。《废都》之作,洋洋五十万言,城市生活之卑微,文人趣味之猥琐,扑面而至,无可退却。满纸无一可称之好人,全书枝节、人物、故事、波折,只为成就男主角之好事,于今之世,网络之人可以名之曰“种马”,斥之曰YY,当其时,无以名之,人人喊打。
    《废都》之价值,在其颓废之深入骨髓,无可救药。肉欲物欲主宰人之行为,在社会中所见多是,然贾平凹描摹此类人物,无论男女,无论文人婢妇,一笔一画,绝无苟且,兴趣盎然,心手相应,解衣款款,纤毫必现。人性之善与恶,只需将善与恶推到极致,便成小说,故向有小说家乐意为之。人性之平庸、猥琐,却甚少作品,无他,画鬼易画人难矣。以此之故,贾平凹之《废都》当作中国当代小说首把交椅,《废都》后之贾平凹作品,江郎才尽,无足观矣。
   
 
正榜第二名: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 莫言
 
    贾平凹以一部《废都》坐定当代文学圈第一把交椅,故只能屈莫言为第二把交椅。莫言可谓中国当代小说家中最勤奋、最有故事之作家,浩浩汤汤,作品每多惊喜,然亦每多败笔,正所谓写多错多。莫言作品之胜处,在于故事好看,人物鲜明,语言放肆,而其败处,在于细节粗糙,结构零乱,作品千篇一面。一言以蔽之,有故事有语言,无技艺。
    莫言可谓中国作家之典型代表,出道之作《红高粱》,凌厉恣肆,剪裁得当,可谓惊艳之作。随之而来,《天堂蒜薹之歌》,横空出世。近数年,一招鲜吃遍天,收获掌声愈多自信心愈强,信笔而写,信马由缰,不复讲究文学之技艺结构,不复留意剪裁之尺寸得失,每下愈况,而作品愈加畅销。略举例如下:
《丰乳肥臀》可谓上乘之作,虽有老掉牙的女性生殖膜拜意识。《檀香刑》差强人意,因其中用刑细节之血腥,娓娓款款,羼之以地方曲艺,别有洞天,然小说结构失衡,豹腹猪尾,殊为可惜。继《檀香刑》之后而做《生死疲劳》,原本是一好故事,却被章回体的目回和故作玄虚的结构给拆解掉了,可惋可叹。
无论章回体回目之写作技巧,还是佛经轮回之结构技巧,均非莫言能力所可把握者。前者在于古代典故音韵之习得,后者在于道佛两教地狱观念之了解,均需一定学力。莫言之长处,在土得掉渣之通俗语言和鲜血淋漓之故事,章回体小说,虽是浅显白话,却也属文人之作,莫言为此,可谓自暴其短。中国当代小说家群体,乃不读书之群体,写字画画者有之,谈庄论道者有之,而能深究经义辨析源流者,希矣。
   
文坛军师两名
正榜第三名:天机星智多星吴用 王朔
 
    中国当代小说家,以语言见长,以语言得宠者,首推王朔。成也语言,败也语言者,亦唯王朔。
    王朔之语言,北京口语也。中国之文学,字音分离,字者放之四海皆晓其意,音者局于一隅十里不同。故中国文学,可谓书面语之文学,和欧西盛行口语入文学者,大相径庭。自清乾嘉之世,中国之官话系统,渐由北京官话取代南京官话,其代表者,一则是昆曲衰微京剧繁盛,二则是《红楼梦》之大行。至五四一代,提倡白话文,我手写我口。然中国地域广大,江浙闽粤,我口写我手,其他地域人口如读洋文,唯有北京方言,方能入文学。是故有老舍之出也,是故有王朔之大行也。文学技艺姑且不论,天子脚下皇城根,得地域之便宜也。
    王朔是一聪明人,其调侃戏谑,既发之以京腔京韵之声调,又发之以皇城子民之心曲。皇城子民,洗脚上田、进城娶女学生之军人子弟也,砸烂孔家店,血洗红八月者,王朔之兄长也。其于文学文化文人,百般瞧不起,万般调戏之,文革故伎也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世道轮回,经济搭台文化唱戏,老三篇、血统论,无用武之地。逢其时,王朔倒转船头,一头扎进方兴未艾之文学热潮,既做弄潮儿,又做叛逆者,左右逢源,风头无俩。
    然王朔之小说,终归是粗糙语言之构成,其文学意识,乃大革文化命而不得之失落化为嘲讽。其大部分作品,粗制滥造,固然领一时之风骚,风卷云舒,终将泯灭。代表王朔之文学追求者,首推《动物凶猛》,“一小撮人”之童年写真,运笔曲折含蓄,可谓佳品。其后蛰伏十年,所做《我的千岁寒》,对于北京话版之汉语语音实验,尚有可圈可点之处,然小说之所谓哲学思考,则且滥且俗,其后随之《北京话版金刚经》,幼稚可笑,惨不忍睹。王朔之优势,纯在北京话之语言优势,放之四海而皆讨巧,至于哲理思辩,不仅需要嘴巴利索,而且需要脑瓜灵活,就不是王朔所长了。
 
正榜第四名: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 阿城
 
    中国之文学,过去有所谓“文以载道”。此道也者,孔子之道也。孔子之道,天道也。天道者,非仅世道人心以德服人之庸俗道德也,尚且包揽宇宙万物人伦之运转,即如今所谓哲学也。“文以载道”,始自唐朝韩愈,至宋,濂洛关闽,杂释入儒,融冶一炉,成所谓道学,流传千载,至五四一代而绝。是以故,中国之当代文学,无道之文学也。若有,则惟钟阿城乎?
    钟阿城之道,非惟儒家道学,而儒道之刚毅、之不可为而为之,杂糅于老庄之无为。文以载儒道,中国文学、中国文化之大传统也;以老庄入文学,中国文学、中国文化之“小传统”也。盛时孔孟衰时庄,儒道轮回,至今两千年。阿城生逢衰世,中国文化凋零沦丧,道在泥中,而有《棋王》、《树王》、《孩子王》之作出世,潜龙无用,惊鸿一现。
    阿城之文以载道,如作画刻印,其繁复处,笔墨酣畅,笔意曲折墨意淋漓,壁垒分明,张驰有度,其简约处,点到即止,笔到而意未尽,宽可跑马密不插针,几一字不可增减损益,可谓文学精巧之极致也。王朔之重写金刚经,与之相比,粗俗鄙陋,不可以道里计。其余诸家文学,非复有道之关怀,更无文之纯粹,更不复论。
    文学是个体力活。阿城浅尝辄止,得享大名,抽身而出,不复为冯妇,进退举止,正合乎道之运用,系乎一心。
 
文坛马军五虎将五名
正榜第五名:天勇星大刀关胜 王安忆
 
    中国之当代文学,可谓农村文学,土得掉渣,简称“渣派”,自《暴风骤雨》、经《艳阳天》,以至于莫言、阎连科、余华,无不以描摹农村风物见长。欧西有东方主义者,力斥西方人以西方视角猎奇于东方,仿其例,中国当代文学,可谓“猎奇农村”也者,构成了大篇幅之“农村景观消费”。肇始此端者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之知青文学也,之寻根文学也。
    中国当代文学对于城市生态,构成一种别有意味的失语。城市乃现代化之产物,城市人之行为举止,需放置于现代性、后现代性中考量,而中国当代之作家,所受教育程度有限,对于前现代之中国传统尚且一问三不知,遑论现代性与后现代性。书写城市与现代性之作家,唯有王安忆庶几近之。
    王安忆早年之作,以小鲍庄系列、三恋系列为代表,女性意识昭然,而其对城市女性心理之探索,以《我爱比尔》为集大成者和高峰。无论从文字技艺,还是从小说意识,《我爱比尔》均可比拟于《包法利夫人》,在时代变局启动之后一个孤独而坚毅的女人自我追寻的故事。这甚至可以说是王安忆最好的作品。
    中国古话曰,小富即安,阿城之谓也,抽身而出,闲云野鹤。王安忆却有文学野心,其以后之作品,多为书写历史之宏大叙事,中间虽偶然间插以短篇故事,志不在此而在彼。其最著名者,若《长恨歌》,若《启蒙时代》,无不起笔豪迈,失之琐碎。无他,其对历史变迁、个人命运,没有总括之想法也,而于历史巨变、血雨腥风之细微之处,又无察觉、临摹之眼力。王安忆之长处,在于现时代之城市生态,不在过去时代之历史细节,舍长取短,赔本生意。
 
正榜第六名:天雄星豹子头林冲 张大春
 
    文学之道,道乃其中,执中守端,变幻万千,斯之谓文体自觉,或曰文字游戏。中国当代作家中,玩弄文字最高妙者,首推台湾张大春。
    文字游戏,一言以蔽之,智力游戏耳。欧西作家,如福斯特,如纳博科夫,如卡尔维诺,如戴维·洛奇,皆是文字游戏之高手,同时亦著有文学鉴赏之讲稿,条分缕析,可谓作家入门指南。上述三者,所属文学世代有先后,文学成就有高下,文学眼光有青白,而其对技艺之自觉,则属同一。
    中国之当代文学,起自粗鄙之知青文学,傻小子睡凉炕,全凭火力壮,大部分作品没有招式没有技巧,偶有留意于此者,也是照本临字照猫画虎,伸胳膊蹬腿,疏漏百出。幸有台湾张大春,既写有《小说稗类》,可为初学课本,又有诸多作品,可为临摹教材。
    张大春之文本操练,变化多端,旁逸斜出,每以旧年之旧花样,叠床架屋,密针细线,重做七宝楼台,似像非像,欲拒还迎,乍熟还生,读来或捧腹,或悠然,或拍案,或扼腕,中文小说文本组合之高妙,莫过于斯。其早期作品《将军碑》、《四喜忧国》以当代日常生态之俗语俗文俗思想俗念头为根基,间杂以当世流行之马尔克斯之笔法,辗转腾挪,寓嘻笑于庄严,霎是好看。其中期作品《城邦暴力团》,披武侠小说之羊皮,填塞中国传统秘密社会之风俗,杂之以密码故事之结构(彷佛艾柯之《玫瑰之名》),芜杂百变,可谓“填鸭式百科全书小说”之极致,可惜失在枝蔓太多,节奏缓慢。其近期作品,“春夏秋冬”系列之《春灯公子》、《战夏阳》,转而以中国旧白话小说为根底,将野史正史、谜题、诗词,十八般武艺,顺手拈来,随意翻转,运用越加纯熟。
好的小说,阅读亦如写作,属于智力游戏的范畴。低智商作品,给予读者身体欲望,高智商作品,则给予读者智力愉悦。阅读之愉悦,张大春之作庶几近之。
 
正榜第七名:天猛星霹雳火秦明 张承志
 
    中国当代文学,多常态,少异端。若论异端,张承志可谓也。
    张承志出身翁独健门下,得中国史地学术之嫡传,然其志向不在考据钩沉之史学,而在开疆辟土之文学。追寻根源,当是其红卫兵意识之沉淀荟萃,积而厚发,一往无前。中国当代作家中,有文革之英雄主义意识者,所谓改天换地战天斗地之类,不在少数,昭彰者譬若王朔,潜隐者譬若格非,然多抒发以迂回曲折之路径,改头换面,唯恐被人揭穿。唯有张承志,怀抱英雄主义情节,直抒胸臆,虽千万人吾往矣。此之大端,概以《北方的河》、《黑骏马》等早期作品为代表。
    张师翁独健,蒙元史大师也,出入中西史料之间,考辨边疆民族史地之典章制度。张承志从学翁氏,所受学术训练可谓严格,故其后期所做,概以边疆民族宗教之生态变迁为主题,运考据于文学,发掘民族之幽微,彰扬历史之隐秘,而以《西省暗杀考》、《心灵史》诸作为代表,其对文学藩篱之冲击,可谓洪钟大吕。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 下一页

上一篇文章:转摘12年跳槽经验总结 下一篇文章:流落在民间的古文奇才让自己的梦想持之以恒
发表评论 □告诉好友 □打印此文 □收藏此页 □关闭窗口 □返回顶部
 最新热点文章
 2010高考古文奇才之文言文旧作《淘宝》...
 高考作文古文奇才之《赤兔之死》原文
 女孩茜和巩的感人爱情故事
 人生之幸事,读好书与智者同行
 百家讲坛-于丹如何看待婚姻
 鱼儿和水的故事完整版
 经典漫画故事:人生的十字架
 
 最新推荐文章
 鱼儿和水的故事完整版
 开心农场经营与经营人生的10点启示与感...
 记着常常提醒自己注意幸福
 燕子与人类和谐相处的智慧
 经典漫画故事:人生的十字架
 的哥的感人爱情故事
 读禅悟禅故事
 
 最新图文
  ◇  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5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关于本站 | 免责申明 | 网站地图 | 联系站长 | 友情链接 | 与我同在
冀ICP备06032589号
  Copyright© 2006-2009 100byte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网站声明:本网站是公益性质网站,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犯您权利的地方,请与精品百字节站长联系,尽快修正.
Powered By CreateLive CMS 本站法律顾问:(冀港)武镇海律师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